慎言 | cpjobs.com

慎言

Published on Thursday, 26 Jun 2014

有很多新相識的朋友都說:「Jeremy,你說話很好笑。 」我不排除我是有幽默感,不過我更大程度想承認的是我敢言而慎言。

不能否認我們每天都會遇到太多「少說少錯,少做少錯」的人。老實說,在交友而言,我對這些人已經毫無耐性;而在工作上,就更加是即時「殺他死」。原因很簡單,這些人都是浪費自己的時間,更討厭的是:他們浪費我的時間。

這樣說吧,我也不是一開始是「一句到尾」的人。少年的時候,是有一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態度。因為從小喜歡閱讀,自我感覺良好,覺得同輩人都膚淺無聊,所以一直都去找年紀比自己大的人去越級挑戰。遇上真正對手是經常發生的事,落荒而逃之後往往痛定思痛,準會想出更刁鑽的角度再度出擊,務求車輪戰的終於獲勝。

隨後我經過了一段不算短的「知青」年代,甚麼電影節、話劇、舞蹈都囫圇吞棗的看過一榻糊塗;加上開始在報張雜誌寫稿,自以為散發著撲鼻的文化氣息,其實只是幼稚。

要經過了幾年,有一天當我去看「進念二十面體」的演出時,往日如朝聖的感覺盪然無存,反而大概在三十分鐘之後,我突然站起來,指著舞台大聲叫了聲‘stupid’之後離去,也結束了我這個「知青」年代。

往後幾年我是更沉迷在書的世界裡,但也非常關注時事。很多年之後我加入了餐飲集團,發覺和記者的交往其實不單只是替他們安排菜式拍攝,又或是安排大廚作訪問那麼簡單,而是天文地理也要說得個頭頭是道。

年紀大了,當然知道慎思慎言的重要性。眼看有些人詞不達意,洋涇濱的把很多其實不相關的都放在一籃子裡;別人不明白他的用意,還說是別人膚淺。這種人愈是聲大夾惡,便愈是顯得自己自卑感作祟。在於我,他們是絕佳的反面教材。

以往面對客戶那些「不夠好」及「要再好啲」說完等如沒說的評語,會反唇相稽。不過我現在學懂了一個優雅而有效的動作,就是微笑。是的,當一切事情都不是如原先構想般進行時,別人其實想要的就是你的歇斯底里,你如他們所願當然死有如辜,但如果你不按牌章的給他╱她一個微笑,反倒令他╱她始料不及。

當然,我的「一句到尾」是真的發揮了效果。因為,四十多年來,我從來都不是‘yes man’!

Become our f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