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ch to Classic mode

Career Advice名家分享

【社交媒體大世界】如何叫香港人不戴口罩

Published on Friday, 07 Feb 2020

上期筆者談到如何利用社交媒體抗疫,一言以蔽之就是大家一起努力分享與疫情有關的資訊,待大家的危機意識提高,就自然會採取防疫措施。病毒傳播的風險降低了,就會令疫情減輕。

好了,我們再換過一個角度思考:當大家同意,若有人看到很多朋友分享抗疫資訊,於是決定戴口罩。其實我們心中已斷定了,戴口罩可以防疫。為甚麼呢?這就關乎到價值觀的問題了。自沙士開始,我們已被教懂了戴口罩防飛沫是重要的自我保護措施,於是現在談起個人防疫,大家會即時想起戴口罩。

 

那問題來了:現在政府叫大家唔使戴口罩,連林鄭都身體力行,去記者會都唔戴口罩。這呼籲,市民會聽嗎?
 

談起政府認受性的問題,從古到今總是離不開幾個原因,西方最直接的概念,就是透過民主方式、例如投票去增加認受性。舉例在全港舉行一次投票,看同意及反對戴口罩的人多,如果大家都唔同意戴口罩,那政府的呼籲便有力量了。
 

當然,在現今瘟疫爆發下,相信冇人會唔戴口罩,即使有公投,政府都輸梗,那政府還有甚麼方法呢?
 

還是有的:第一,宗教力量。自古以來,很多政府都宣傳權力來自「天授」。無論是古代中國皇帝去山頂祭天,還是西方的教庭,其實都是政權為了增加認受性而採取的儀式。故此,套用到今次疫情上,若身為教徒的林鄭能取得教會的支持,教會當先宣佈星期日崇拜唔使戴口罩,相信應該會得到部分教眾支持。
 

第二,是立法。在一般情況下,法律是最容易讓政府獲得認受性的方法。那就簡單了:幾個月前政府不是因反送中運動而推過反蒙面法嗎?雖如今暫緩了,但現在只要重推上馬,要求市民出街都唔准戴口罩,那又自然會令一部分人除口罩了。
 

第三,數字及權威人士。要令人同意政府的論據,最直接是做民調,及借用權威人士協助政府解畫。在香港,沙士權威應該是袁國勇、何柏良或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教授管軼等幾位吧(內地還有位鍾南山,香港也有個陳肇始,但照理香港人不會信他們)。偏偏這幾位都叫人戴口罩,那政府要做,就是要令他們改變說法。
 

最後還有一個要點,就是將市民的共同價值觀(shared value)變成共同需要(shared need)。這是甚麼意思呢?舉例說,相信民主自由等共同價值,即使是內地同胞都會認同,但國家宣傳吃飯、或者經濟發展比民主更重要。於是同胞會同意放棄民主而換取豐衣足食了。
 

那對除口罩這件事,香港人有甚麼共同需要呢?我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攬炒」。大家都唔戴口罩,唔係「攬炒」,是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