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ch to Classic mode

Career Advice名家分享

【社交媒體大世界】社交媒體抗「武漢肺炎」

Published on Friday, 31 Jan 2020

今次是筆者在鼠年第一次與大家見面,先祝大家鼠年吉祥,出入平安。在傳統曆法當中,鼠年是十二生肖之首,寓意靈活及生命力強。但恐怕現在大家卻擔心老鼠的另一重意義:疾病。

「武漢肺炎」肆虐香港及內地,執筆時已有多個國家包括日本、美國及新加坡宣布發現確診個案。以這種病毒蔓延速度之廣、廣傳面積之大,恐怕它的傳播能力遠遠比非典型肺炎高(大概你不再相信如內地所講,病毒不會人傳人吧),而香港作為一個「開放城市」,無可避免地今次疫情將會十分嚴重。早前港大微生物學專家管軼教授表示,今次疫情可能比03年的非典型肺炎嚴重十倍,我相信並非恐嚇之言。

面對如此危機,我們除了戴口罩勤洗手外,還有甚麼可以做呢?

最近,內地廣傳一篇題為《比「封城」管用,媒體報道可以大幅降低疫情傳播》的文章。內容講述一個由華盛頓大學的Louis Kim教授和Shannon M. Fast, Natasha Markuzon等幾位科學家所做的一個研究,觀察媒體報道的數量與疾病傳播之間的關系。內容不贅了,簡單地說,因為病毒傳播與人類的群體活動有關,所以只要查看傳媒報道的數量,就可以將病毒傳播率及新聞報道量作比較。而根據研究結果,當媒體的報道量增加十倍,感染數量將減少33.5%。因此,結論是媒體可能是預防疾病傳播的一個有效手段。

其實道理很直接:當傳媒大幅報道疫情,市民對預防疾病的意識亦會相應提高,故此疾病傳播的機會便可降低了。

根據這邏輯,其實我們除了勤洗手外,亦可借用我們的社交媒體對抗疫情。方法很簡單,就是在你的Facebook及IG上不斷狂Post自己戴口罩或用酒精洗手的照片,再努力轉載相關的新聞。當Facebook都被疫情的新聞洗版,我想即使最勇敢的市民都會感到瘟疫殺到埋身而戴返個口罩吧?

再想想當年SARS,香港政府是如何處理疫情?除了最偉大的醫護人員努力面對死亡挑戰外,政府每天都會在電視機上公布疫情。而香港人亦在那時開始,才把酒精搓手液變成日常用品。當大家的意識都提高了,病毒的傳播鏈斷掉了,SARS才在我們的社區消失。

但再看今次政府對抗「武漢肺炎」的手法:按SARS的教訓,很多香港人甚至世界各地,都會擔心內地會隱瞞疫情。但即使醫學界再三呼籲都好,身為衛生署署長的陳漢儀竟叫人在社交場合唔使戴口罩。連菲律賓都表示要將來自武漢的旅客原機送走、澳門禁止發燒旅客出境,甚至連武漢及鄰近城市都宣布封城,請問香港政府除了叫武漢旅客逼在一起填健康申報表外,還做過些甚麼?

現今醫學昌明,一旦爆發瘟疫,原因絕對是人為高於天災。香港自去年已經飽受人為錯誤煎熬,新正頭,不禁要問幾時先會有好日子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