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ch to Classic mode

Career Advice名家分享

【讚筆絕口】沒有投訴的星球(四十八)

Published on Wednesday, 22 Jul 2020

(上回提到:在返回地球前,Omen讓Stella感受爸爸的內心。)

天旋地轉的感覺仍然存在。雖不算噁心,但身體好像跑完馬拉松般,感到無力、疲憊。「這樣就回來地球了嗎?」Stella在床上凝望著天花板,自言自語地說。

把這次算在內,到<沒有投訴的星球>「遊歷」,已經是半年裡的第三次。半年前首次的體驗,至今仍歷歷在目。初次跟Omen「碰面」,由滿滿的懷疑及不信任開始;及後因對方多次說中了自己內心的感受,加上他無限的愛和溫暖,漸漸享受及期待每個相處的時刻。

在Stella心裡,<沒有投訴的星球>是確實存在的地方;當然,親愛的Omen也是。因此,她會有「如果可以再去一次便好了」的盼望。然而,星球與人,都只是一場夢境 – 一場反映她內在狀態的夢境。縱使一切皆是虛幻,但在夢中卻是無比的真實;真實到就算夢醒過來,仍會對夢中所發生的事深信不疑。

回到現實,Omen敘述有關爸爸內心情感的一字一句,言猶在耳。「爸爸很恨妳,因為在妳身上,他看到自己的懦弱、不夠好、沒盡力⋯⋯」再次聽到腦內回盪著的字句,淚珠仍然不禁在眼眶裡拋。

爸爸在國內有業務,經常中、港兩邊走。近幾年與媽媽的關係轉差,已很少回來。回想爸爸還會有較多時間在家的時候,也是正值Stella事業的起步階段。那時候因為經常要加班,回到家已經很晚;而每次進門所聽到的第一句,便是爸爸從房中喊出來的:

「阿妹,食(生果名稱),好甜呀,快點吃吧!」

「不吃了⋯⋯很累,想早點休息,明天還要⋯⋯」

還未聽女兒說完,爸爸便會沒趣地打斷說:「不吃也罷!」
 

價值感的課題

除了生果,當然還有其他的,如雪櫃的海蝦、餐桌上蓋上保鮮紙的鮑魚⋯⋯他喊一句,Stella回應半句,然後他再晦氣地收尾⋯⋯這些無質量的「溝通」,如劇本的指定台詞般,不斷地循環。很多時候,由於不想爸爸失望(其實更多是不想被煩著),也會順應要求,把他的「心意」照單全收。

起初也不以為然,但隨著爸爸的不斷「付出」(實際是對女兒的苛索),Stella開始也作出負面的回應:

「爸,你不要再買了,舊的還未吃,你又買新的⋯⋯」

在情緒波動,內心生厭的時候,回應會更為激烈:

「不吃啊!每天回來二話不說,便嚷著要我吃這個、吃那個,很煩啊!」然後便是關上自己的房門,關上大家的溝通,同時也關上彼此的心。因為爸爸的行為源於缺乏價值感,潛意識希望透過單方面的付出,讓女兒察覺到自己的價值;而Stella內在缺乏價值感的課題,也因此被共震了!

回想Omen提到爸爸在成長中沒有得到爺爺的認同,同時也欠缺愛和關心,Stella內心頓時感到無比慚愧!Omen曾經說過:「我們不能給予別人自己沒有的東西」;這句話,現在才真的聽進心坎裡。正想著該如何修補這關係,手機的響鬧再次響起 – 原來已經是8時45分!Stella立即拖著疲累的身軀,趕緊準備上班去。
 

宇宙的訊息

因應疫情,公司也發了通告,再次恢復在家工作。雖然是有點工作狂,但如不是有一份重要物件須簽署,Stella也不會情願在這狀態下仍然上班去。由於慣常乘座的巴士線有車長確診,今早她選擇從行人隧道步行到對面馬路轉乘小巴。

疫情下市面的氣氛,更顯冰冷。以往在街上只會看到人臉的一半,因為大家總是朝下望著手機;現在隨著每個人也戴上口罩,那唯一的一半也被遮蓋了。剛從「另一個星球」回來的Stella,像受了時差影響般,也混沌地低頭行著;但隧道遠處傳來的音樂,卻吸引了她抬起頭繼續往前走⋯⋯

音樂聲越來越響亮,並開始隱約聽到前面兩位年輕人在busking的曲詞: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哪怕遙遙長路多斜

「在這個時間點出現這首歌,不是巧合吧?」聽到這首歌,Stella內心立刻浮現出這個念頭。「難道宇宙也在提醒我,要圓滿跟爸爸的關係,哪需懼怕前面的路有多難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