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在日本工作的痛」 | cpjobs.com
Home > Career Advice > How To Launch Your Career > 健吾:「在日本工作的痛」

健吾:「在日本工作的痛」

Published on Tuesday, 27 Oct 2015

我的學生都問我,要不要去日本工作。我得告訴他們,你想要什麼。

任何一個在東京生活的人都知道,生活一點也不容易。你以為人生除了工作,還有很多東西。可是,我的學生在日本工作的故事,都令人很沮喪。
學生A在一家時裝公司工作。她住的地方不大,只是六張榻榻米那麼大。「我根本很少時間在家。」A說,她住的地方在涉谷,香港的朋友和同學聽了都很羨慕,總覺得她有機會吃很多好東西。但她一天到晚去得最多的地方都只是便利店,來來去去都是便利店的便當:「一星期我都有六天半左右在公司。星期天就做一些必需要做的家事,如洗衣服,買化妝品等等。你知道,女生在這兒必需要化妝的。穿著打扮好看也是我們必需要做的事情,看看街上有什麼在賣,知道對手的服飾賣多少錢,客人的反應,都是我們的工作。」

所以,嚴格來說,A整天都在工作。加上日本公司的僱用文化中,由終身僱用制轉至合約制,終生僱用制的員工就很愛叫合約制的人做一些他們不想做的事。比方說,A在見工的時候,日本人就答應了她,不用她做對客人的工作,也不用她去中國。「我在日本找工作就是不想回大陸。如果我想在大陸工作,我在香港找機會就好了。但日本人請香港人,都是想找一個會國語、英文和日語的人去處理中國的生意。當我『上釣』後,就叫我去中國。我就跟他們說,你如果要調我走,我就辭職,回香港也是中國。他們不可以沒有我,所以唯有讓我留在日本,但一個月也要去上海一次。」

「他們壓迫員工的方法是層出不窮的。比方說,有一個經理被外派到上海,本來發日本的薪水,在上海生活,養一個兒子和太太也是OK的。誰知去了上海之後,老闆就說:『公司有點不行了。要你做出點成績出來,才可以給你原本的薪水。』這樣子就無理剋扣了他的薪水了。換轉是香港人,就一定會轉工。但日本人的文化中,仍有很多人覺得『轉工』是不對的,一定是那個人不適應,不能忍耐。於是那個人就留在上海了。」

你以為是傳統的公司才會這樣嗎?學生E加入了一家Startup,做網路事業,跟旅遊有關的。E說:「我已有同事捱到有皮膚病而不能看醫生了。因為工作太忙。」

真的可以這樣嗎?

「為什麼不可以?日本到處都是社畜,你的書《來生要做日本人》都有寫過呀。我總覺得你改這個書名,是反諷。」我沒有說過我不是。

學生E的公司,是做中間人的。把日本一些觀光點和一些客人拉在一起。他們請E,都是想他們「開拓中國市場」。「但他們是白痴的。覺得在中國會找到生意。他們只是在傳媒中看到一些『爆買』的中國人,就覺得他們一定會對他們的服務有興趣。但他們不知道,導遊、領隊如果都是日本人,搞不定的。做最好的客人,一定是做歐美,亞洲的旅客,一定是做韓國、台灣和香港的自由行是最好的。但他們就是不信,就是要做『中國』人生意。」E說,他看到公司問題,但都不會作聲。

「別以為Startup就沒有科層制度,一個比我早半年入職的人,就成為了我的『先輩』,他很堅持要做『中國』人生意。但我就很有保留,我覺得他們會要請很多中國的導遊和員工才可以搞定那些中國人的。但我不會作聲,只會看著他們死。因為,我年輕,我是後輩,跟先輩說真話,是死罪。」

工作不是遊埠,沒有人會在乎你感受。這一點我很明白,所以,去日本工作之前,做好心理準備,會有很多不滿和不快吧。當你走過,你會成為一個新人了。

Become our f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