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好與叫座 | cpjobs.com
Home > Career Advice > 名家分享 > 叫好與叫座

叫好與叫座

Published on Friday, 13 Mar 2015

2015年奧斯卡頒獎禮在混雜的歡呼聲與叫囂聲中完滿落幕。在每年眾多入圍電影之中,總有一些被叫好的票房慘不忍睹,亦有叫座的未能獲得專業評審的垂青。

早前美國《福布斯》統計本屆奧斯卡入圍電影的票房,連奪四獎的《飛鳥俠》全球票房7,000多萬美元,而只得最佳音效剪接獎的《美國狙擊手》全球票房則接近四億美元!其中最令人難忘的,是2009年全球票房超過20億美元的科幻鉅作《阿凡達》,竟將奧斯卡主要獎項拱手相讓當年的小本製作《拆彈雄心》。《拆彈雄心》全球票房收入大概是5,000萬美元,破了當年奧斯卡有史以來最佳電影的最低票房記錄。

所謂戲如人生,現實中亦偶有才華洋溢,但「叫座力」一般的孤獨天才。憑《解碼遊戲》獲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的Graham Moore在上台時不忘自嘲自己16歲的時候,因為自覺古怪、與眾不同,認為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而企圖自殺。他以「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勉勵一眾自覺古怪、與眾不同的年輕人絕不可放棄自己。電影對白「毫不起眼的人也可成就大事」可說是這位80後編劇的最佳寫照。

《解碼遊戲》改編自英國天才數學家艾倫圖靈協助軍方破解德國的著名密碼系統Enigma,以致提早結束二戰的真人真事。艾倫圖靈破解了最難解的謎,及時拯救數以千萬無辜性命,並啟發後代科學家研發可代替人類思考的電腦,卻因為工作涉及軍事機密而使他的成就幾乎在歷史上被除名。他的同志身份更被當時的英國社會唾棄、排斥、迫害,使他最終走向自毀之途。Graham Moore認為自己可憑艾倫圖靈的故事在頒獎台上獲得嘉許,而主人翁在世時卻沒有機會被世人尊重,可算是他有生以來見過最不公平的事。

如果比賽結果總是由一群既定的人及制度主宰,則永遠有既定的能者被排擠在外,出現既定的不公平。那一夜,筆者好不容易找出塵封的《2001太空漫遊》,細味40多年前的歷史。這齣在當年同樣無緣問鼎奧斯卡主要獎項的科幻電影,時至今天仍令人再三回味。

電影和人一樣,劃時代的創造力與不懈精神,都在等待歷史的一個肯定。

 


文:張活( 80後Y世代管理人,工商管理碩士。常思考、多觀察,擅長職場求生術、辦公室上位術。
電郵:woodcheung2011@gmail.com )

Become our f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