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話測量 | cpjobs.com
Home > Columnists > 海闊天空話測量

海闊天空話測量

Published on Tuesday, 28 Oct 2014

上世紀生活艱難, 一職難求。許多失業人士, 惟有終日在街上踱步,打發時間,又或希望碰到機會, 找些散工。這樣的失業人士,倒還有積極的心態,自謿為「量地官」。現今社會不同,己少有這類的「量地官」,但這名稱卻也說出了一般人對土地測量的認識, 亦基本上反映我們的工作特性。

「量地」一詞實是一個不錯的概括性稱號, 只不過若因此而聯想為在實地上踱步的話,卻太簡化了這行業的操作及應用情況。其實單是一個「地」字, 已是千變萬化。再加上一個「量」字,方法層出不窮,合而言之, 「量地」一詞,可以說之不盡。要用短短的文字來說明土地測量行業, 筆者唯有試以對比的方法, 找一些測量實例, 試行解說如下:

工作範圍

測量的範圍,一言蔽之,就是地球的表面(日後發展至其他星球也未定)。這就不只測量高山深谷的陸地,也還須要測量水深河牀等。 也要飛上天空, 航空拍攝, 亦要測量隧道, 探測渠管。總之是海陸空以及地底,都是工作的範圍。

工作時段

測量的目標,許多是與天然現象有關。 工作的時段,不可按照通常的生活程序工作。 例如觀測天文以訂定經緯度, 便須要夜間進行。 廿四小時連續紀錄潮水, 也要通宵工作。 筆者於六零年代初, 確有從事如此的觀測。現今自動紀錄方式已取代了許多這類的工作。為了避免交通人流等障礙,許多測量也要於晚上進行。例如地鐵複測,交通幹線的工程等。

遠近精粗不同的測量

測量有時須要精密有時可以粗畧。一般的重要建設, 自然須要測定至毫米甚至更小的精度。現今的高樓橋樑, 動輒高達數百米, 要保持懸垂直線, 必要準至厘毫。這不單是建築過程中的須要。即使是已啟用的水壩, 架空天橋等, 仍要不斷測量監察。水壩於水滿或水乾時, 壓力不同而產生的厘毫米移動, 又或是一座大廈的下坐程況, 都是測量的目標對象, 須要測至厘毫精度。

與這細微精密測量的相反, 是某些瞬時即逝但須定位事物。一般測量水流的速度和方向, 可算屬於這類。還有一次很特別的測量, 是在幾十年前, 天文台在京士柏向空中發放汽球, 研究風向和風速。 請測繪處協助, 嘗試用經緯儀觀測追踪。 總之,測量有須要慢工細貨,亦有須要迅速粗成, 例子多不勝舉的。

危急支援與長期作戰

測量須要爭分奪秒是常事。 例如三四十年前的旭和道山泥傾瀉, 於翌日風雨未收之時, 便要派飛機飛越現場, 拍攝航空照片。 在建做萬宜水庫時, 抽乾了工地的海水, 發現一些古物, 測繪處要趁注水之前, 急忙協助工務局測定散處地上的古物形狀和位置。 年前香港機場發生飛機越出跑道失事時, 測量人員也急被應召到場測定一切現況及碎塊的散佈情況。 凡此種種, 測量急不容緩, 時間緊逼, 不在話下。

然而卻有許多測量是須要長期作戰的。 例如潮汐的數據, 因為太陽、月亮與地球的運轉周期, 最少要連續觀測十九年, 才為可靠。 當然數據年份愈久愈佳。 觀測地磁的變化, 也同樣地要以年計, 或以世紀計。

數理與文化

測量固屬數理科學, 但卻脫離不了歷史文化。 當重定舊界時, 歷史案檔, 必要細心研究。 以本港新界為例, 訂定地界, 能夠了解早年新界農耕情況, 生活習慣等, 可以幫助分析問題。 又或有關地名考証, 亦有須要涉獵文化。原來測繪處的首長,是兼任地名搜集及編排的權責。 他屬下的小組, 自當要有關這方面的文化認識。

總之土地測量可說是範圍遍及海陸空,認識多方不盡同,應用甚廣而又剛柔兼屬,外勤內務俱備,是喜歡活動,接受挑戰者應考慮的行業。

最後,且以「沁園春」一首,概括土地測量專業作結如下:

沁園春(土地測量)

為製輿圖, 涉水登山,到處遨遊。 縱披荊斬棘, 衝風冒雨, 途長路險, 無怨無尤。 冬戰嚴霜,夏迎酷日, 服務豪情永不休。 甘勞苦, 作工程先導, 建設神州。

三維準度何求, 儘在我科研技術優。 以光波測距, 觀星定向, 高空攝影,探海追流。 定界無偏, 爭持可解, 溯史尋根寓智謀。 多元化, 提供數據, 電腦新猷。

香港

梁守肫測量師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四日)

Become our f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