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蕭有個約會 | cpjobs.com
Home > Columnists > 我和老蕭有個約會

我和老蕭有個約會

Published on Monday, 08 Sep 2014
圖片來源﹕V1周報

大概是1979年前後吧,那時劉定堅剛高中畢業,到《麗的電視》應徵助理編劇,到場後但見人山人海,百計應徵者齊齊筆試,單憑中學學歷的我,連面試的機會也沒有,自然不可能成為當時統領麗的創作部,蕭若元旗下的小編劇了,這是我跟號稱才子的神人無緣結伴的一次。

及後在TVB當了編劇,我自制機會訪問黃玉郎,在訪問中顯得對港漫極具認識及熱情的我,立即被對方要求加盟,一直處心積慮渴望走進漫畫圈的我,當時卻一口拒絕了黃玉郎。為甚麼呢?因為我一直是《龍虎門》《醉拳》《如來神掌》的忠實讀者,我認為自己必然是港漫的一流創作人,原因是黃玉郎的創意早凋謝,而接手的蕭若元及其團隊,根本不懂得為漫畫編劇,我進去必然當老蕭下屬,自負的我當然不肯屈於他之下。

港漫編劇重點是人物的深度設計、招式的畫面設計、場面設計及鏡頭或畫面調度,蕭若元在以上各項正好最為差劣,故此我肯定他不可能有甚麼大成就。其後我獨立搞《玉郎漫畫》一戰成名,再搞《猛鬼寃魂》火速成為首席銷量冠軍,但其他人都不知道,我秘密為馬榮成的《中華英雄》編劇,瞬間令讀者層面拓展至大專校園,銷量由停滯在12萬之數,猛然拔升逾20萬,是第二名《龍虎門》近一倍數量,劉定堅充分理解武打漫畫創作之道,當然瞧不起黃玉郎三部作品的平凡創意了。當年我一個人壟斷武打、笑話、鬼故、愛情四大類別漫畫創作,我編劇的四類主流漫畫,全是銷量冠軍,創作唯我獨尊,證明拒絕屈於老蕭之下絕對決定正確!

《玉郎機構》上市後,蕭先生仍在公司,唯一的一次午飯碰面,他大談美、蘇之間的戰機與飛彈資料,絕對猶如活生生百科全書,直到今天,我依然是他的節目捧場客。但我非常明白,滿腦子知識跟創意無限是兩回事,其實我也碰過不少類近的創作人,他們都具備多方知識,很容易吸引聽眾,但結果都一樣,說到建立出色故事,都無能為力。老蕭近年搞由張衛健主演的《齊天大聖孫悟空》及《功夫足球》,都是超級垃圾作品,雖然明星一大堆,卻徹底慘敗,顯然超級老派的創意已遠離市場標準,他也從此再沒有碰電視劇了。電影發展方面,《3D玉蒲團》《一路向西》什至《天生愛情狂》,故事內容基本都不及格,希望《冰封俠》他不再沾手,也許會有好反應。

沒有人是完美的,蕭先生的頭腦已極為強勁,但單從故事創作而言,我認為他領風騷的時間已過去,從前麗的時期,他當然是市場上的超級高手,但走到電影圈卻必須有製作精英出手,因為影像設計顯然並非他的強項。他雖然非常欣賞當年自己搞漫畫時的表現,但我就是因為看見他的不濟,才不願意共事。唉!當年求入麗的跟隨對方,到了有機會合作又斷然拒絕,世事真搞笑!我從《中華英雄》到《刀劍笑》證明瞭自己的價值及地位,正正反映了他是絕對不適合當漫畫編劇的材料。

Become our fans